中国高考,让我无法笑容灿烂
发布时间:2015年06月26日


 

一年一度的高考,已经拉开了序幕,中国全民高考亘古未见,世界稍有。上千万人的高考长龙,放眼望去,见头不见尾。

高考,这种选拔性考试,几家欢喜几家愁。高考名落孙山,自然愁肠百结,郁郁寡欢。但高考“金榜题名”,是否就笑容灿烂呢?对于家长来说,可能喜不自禁,但当下的高考,我笑不起来,总是隐隐作痛。

高考,本该自然常态,顺理成章,一切按照正常的途径推进,依照本来的程序操作。然而,时至今日,中国高考,在有些方面,早已变味,失去了本真。这场本已公平公正的考试,被糟蹋得面目全非。家长、老师、社会合围学生,践踏教育,使得高考、教育畸形地生长着。

今年六一儿童节,六安毛坦厂中学再次登上各大新闻媒体,我不知道是风光无限,还是颜面丢尽?

201561,,安徽六安,农历四月十五,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厂镇,在被誉为“亚洲最大高考工厂”的毛坦厂中学外,从零点开始,近千名高三陪读家长不断涌入“神树”所在的窄巷中,赶在零点时分抢拜“神树”,抢烧高考前最后一个农历十五的头柱香,祈求孩子在高考中博得高分。香客们不断将手中的香火扔进火堆里,引燃了“神树”下方的石棉瓦顶棚和百余根祈福带,过旺的香火火势一时间难以控制。

教育怎么了?教育就是这样一个疯狂的结果?这些家长失去了理性,企图通过拜神求鬼,祈求自己的孩子顺利高考,取得一个好成绩,岂不谬哉?如果烧香祈求就能满足需求,那么,学校可以不必再煞费苦心办学了,孩子们也不要在题海中泅渡了,只需把学校建成庙宇,让所有的家长来跪拜祈求就可以了。

再说,“神树”真的能够“显灵”,那么这场人为的大火,是不是得罪了神灵?那么神灵怪罪下来怎么办?

家长的愚昧,不知道会给自己的孩子带来什么影响?

无独有偶,530日,南京鸡鸣寺举办中高考祈福法会,百名家长虔诚跪拜。

如果说毛坦厂镇的家长们因农村落后而愚昧,那么,六朝古都的南京的家长们因何跪拜呢?我想高考前夕,跪拜祈求的家长不仅仅只有以上两处,全国其它地方没有?肯定是遍地开花,只不过形式各异,程度不同而已。

家长的心情可以理解,望子成龙心切,哪个家长不是这样?但是,我们的家长非理性的做法,让人匪夷所思,他们的这种带有明显封建迷信印记的行为,是对现代文明的公开挑战,也把我们的教育给彻底颠覆了。

我国不是一个宗教国家,但现在为什么全国各地出现了那么多的庙宇?这当然与开放后的西方宗教文化流入有关。但我认为,关键还是社会信仰出现了危机。当人们不再明白信仰什么的时候,就失去了基本的精神支撑,于是,旋儿把精神寄托于不可捉摸的鬼神,这很好理解。可是,这种可理解的举动是不正确的。

我们喊了那么多年的破除迷信,怎么在今天又复活了?而且是在教育的园地里复活的,这是对教育的莫大讽刺。因为愚昧只有通过教育才能启智,使之开化。所以,我们的教育不是很有问题吗?

为了高考,学校做了什么?

一幅幅励志标语——恐怖。“不苦不累,高三无味;不拼不搏,高三白活。”“今朝血汗无价,明朝金榜题名。”“阵痛才能获取新生,毁灭才能实现重生。”“进清华,与主席总理称兄道弟;入北大,同大家巨匠论道谈经。”“有来路,没退路;留退路,是绝路。”这些标语哪是励志啊,简直就是诀别遗嘱,大有壮士一去不复还之势。本来很平静的学习复习,却被人为搅动得波澜壮阔、惊心动魄。在这样血腥的口号下,我们感受的只有恐怖、恐惧,丝毫感受不到教育的快乐。难怪高三学子,不堪高考压力,频频跳楼呢!

紧张的学习时间——窒息。为了高考,挑灯夜战,牺牲睡眠乃家常便饭。有的为了节省时间,学生根本不到食堂或回租住屋吃饭,而是家长把饭菜送到教室里。学生在教室就地用餐,吃完后,坐下学习,除了如厕,所有的时间都是学习。有的学校学生学习的时间超过了16个小时。在这样分秒必争的氛围里,孩子们还有喘息的机会?加班加点,短期内可以,如果长期密集劳作,最终是心身俱伤。超负荷运转,就连成人都受不了,更何况是未成熟的孩子呢!

习题演练——僵化。高考冲刺,学生根本就不是人了,学生被机器化了。放眼高三教室,学生都淹没在书山卷海里,反复大量地考试演练,一张张试卷的书写演算,孩子的四肢僵硬了,孩子的大脑僵化了,只有机器才能完成的任务,全部落在了高三孩子身上。

社会更是推波助澜,加急高考偏离正道。

集中送考的车队,声势浩大,警车开道,一切让行。有必要吗?正常的车辆行驶,只是车上的一般乘客换成了学生,就要警车开道了,是不是故弄玄虚,人为炒作气氛?

高考期间,停止一切施工,治噪、治污,忙得不亦乐乎。一场平常的考试,怎么就要停止一切施工?怎么就要停止一切活动?考场前家长们自发组织人墙,禁止一切通行,甚至包括正常行人。

我们要求孩子要有抗干扰能力,如果我们的孩子娇贵得连一点点响动都承受不了,那么这样的人将来走向社会有什么作用?我们不是在培养弱不禁风的花朵,而是在锻炼能顶风冒雨的参天大树。

如果说仅仅因为高考才需要降噪,那么百姓平时所受的噪音污染就不需要治理吗?这是不合逻辑的。

高考,全民参与,牵动着千家万户,不可小觑。但高考仅是考试而已,而且仅仅是人生的一场考试。一个人一生要经历无数次考试,是不是都要像高考这样?不可能,也不现实。所以,我们不要人为地放大高考,不要主观刻意地改变高考的自然状态,这样苦的只是孩子,影响的更是民族的未来。

我期盼,回归高考正道,还教育本真,消除国人内心的焦躁,而浮在脸上的是自然真实的笑容!

20156月  校园写在高考前   汪帮胜)

 

Copyright 2005-2006 徐集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皖六安市徐集镇 皖ICP备05005403号 皖六公网备3424012012049
皖西电脑有限公司六安新闻网 技术支持